顾典,顾景小说《逃跑后,我被病娇抹了脖子。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逃跑后,我被病娇抹了脖子。

小说:先婚后爱

作者:淘沙

简介:病娇VS绵羊。在逃两世,谁到底鹿死谁手,尚未可知。十五岁的顾景遇到八岁的顾典,厌烦鄙夷,恶心。十六岁顾勋遇到六岁的顾典,觉得有意思,没见过这么胆小的人。顾典自从被带进顾家,就觉得自己认识了一个脾气那个变态的不正常的人,可怎么办呢?能怎么办?从哪天她听到了自己的身世,一切走向也就变了,她得报恩,顾家的人,让她站着,她绝对不会坐着。日子一长,孤独感油然而生,这个世界上,似乎没人在乎她。

角色:顾典,顾景

逃跑后,我被病娇抹了脖子。

《逃跑后,我被病娇抹了脖子。》免费阅读

昏暗狭小的地下室,顾典这次也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。

半个月?一个月?

真的不知道了,她已经习以为常,已经麻木的不想去记了。

她就这么静静地躺着,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,脑子里,正在盘算如何逃离这里昏暗狭小的地下室,想来想去……竟毫无头绪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兀……眼神一亮,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。

顾典缓缓地从单人床上下来,脚步慢慢走向屋子里东南角方向,抬起头看向那一抹刺眼的红点,良久未动,仿佛像是一座人体雕像,就那么无神的伫立在那里。

“顾典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坐在监控室外已经快一天的顾景低沉沙哑自语道,看着视频里的人,眼神是彻底暗了下来。

顾典嘴角突兀勾起,微微蹙眉了一下,以她对顾景的了解,她知道……顾景现在应该在看她。

“顾……景。”顾典朝东南角张嘴模糊不清的喊了一声,鲜血也顺势破蛹而出。

一滴一滴……鲜红低落在地面,瞬间开出一朵绚烂的昙花,又眨眼间晕开。

顾景怔了一下,看着屏幕的人,脸上愠色过浓起来,“顾典,你TM就那么想死吗?”

地下室的房门被一脚踹烂,着实还真是把顾典吓了一跳。

“来了,挺快的”顾典摆了摆手,咧着嘴笑,模样不能用可怜来形容,而是……诡异恐怖。

“你敢咬舌,胆子大了。”顾景一把扼住她手腕,“算你厉害。”

顾典用另一只手,擦了擦嘴角不断流出来的鲜血,她说话含糊不清,不断持续的疼痛让她脑袋开始迷糊,烦躁不安起来。

扯了扯嘴角,再次露出笑靥,牙齿上布满血迹,每说一字,都是字字诛心的疼,道:“不这样,你怎么来。”

就这样……顾典终于出了地下室。

兴许是许久没有见到阳光了,刺眼的光芒照进顾典眼中,让她一时间无法适应,她用手遮挡,却感觉怎么也遮不住。

“别动,让程旭给你清理。”顾景站在旁边,心里是又火又心疼不已,“一会儿就好。”

顾典眨了眨眼,看向程旭那张温润如玉的脸,她安静了下来,也不在用手遮挡。

可是阳光太耀眼了,她嘴里也太疼了,已经快要撑不住,要崩溃了,她握紧拳头,让自己不可以发出惨叫的呻吟声。

顾景怎么会看不出来她怕光,怎么会不知道她有多疼,那是咬舌,可想而知得有多疼,之所以不给她遮挡,无非只是想惩罚一下,她咬舌的举动。

幼稚,愚蠢。

程旭看了一眼,伤口不是很深,不过……还是需要缝合,而且缝合的时候会很疼,必须打麻药。

当冰凉的液体缓缓流进血管,渐渐地,麻醉起了作用,顾典睡了过去。

“顾景,你又发什么疯了,她怎么会弄成这样?”一旁程旭问道。

程旭是顾景发小,医科大毕业的高材生,现在就职于北京一家私人医院。

“她找死,我能怎么办。”顾景站在一旁不悦道,“你赶紧给她处理,少问没用的。”

程旭叹了口气,看着死乞白赖非要跟进来的人,无奈地道:“得嘞,你说你们两人,这是要闹到什么时候,强扭的瓜不甜,强扭它干什么。”

“闭嘴,这不关你的事,赶紧处理,做好你医生的本职。”

“我不是口腔科,”程旭频频摇头。手里动作也没停,心道“这两人,当真是孽缘。”

顾典睁开双眸时,是躺在满是消毒水的医院单人豪华房间里,寻觅一圈后,发现顾景并没有在房间,她竟有些莫名的失落。

兴许是麻醉药还没有完全褪去,眼皮格外沉重,仿佛是挂了千斤坠,睁睁开开几次,才多少缓过神来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顾典试着动了动嗓子,无法发出字音。

这时……房间吱呀一声,门被从外推开。

顾典紧忙闭上双眼,假装自己没有苏醒过来。

一时冲动,咬了舌头,只是不想再待在昏暗的地下室,可后面的事,她并没有想好。

接下来……该怎么逃出去,顾景又怎么对她?让她头疼发慌起来。

“顾景,我和你说,他一时半会儿是说不了话了,你这些天可千万看住她,万一再咬一口,这舌头我可不敢保证,还留得住留不住。”程旭嘴里不停嘱咐。

其实,不过是吓唬吓唬,让他别再瞎折腾。

顾景不耐其烦听着。

两人来到顾典病床前,顾景才开口蹙眉道:“出去,你说话声音太大,别打扰她休息。”

顾典藏在被子下的手,不由得握紧。

“嘿……你这卸磨杀驴有点快了,得了……我走”程旭伸手摸了摸顾典额头,发现没有发烧迹象,才松了口气,一甩白大褂道:“记住我说的,看好了。”

待程旭离开,顾景仿佛被支撑的那口气,突然散了。

他瘫软的坐在椅子上,紧紧握住顾典的手。

顾典明显感觉到,顾景的手在不停颤抖,还伴随着微小的抽泣声。

“你说……你怎么就那么听不话,我说了多少次,老实待在我身边,你会过得很好,你怎么就是不听,想法设法逃。”

“这次你居然敢咬舌,难道你不疼吗?”顾景松开手去抚摸起病床上那张清秀好看的脸,“就算你自己不在乎,可我呢?”

“顾典,你喜欢我一下,真的就那么让你为难,那么厌烦吗?”

顾典心口像是被大锤抡起来重重地砸,想躲,想跑,可那大锤却总是跟着你,精准的一下一下的砸过来。

喜欢?以前也许有过,但也只是建立在亲人之间,现在……她不确定,真的不确定,有时候跑了,还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特别寂寞。悲凉,难受。

她是顾家养大的,吃的穿的,从出生开始就依附这个实力雄厚的顾家。

当年,顾典的母亲许欣,是顾家的保姆,从她没有出生,就已经在了。

也算是老人了,许欣本分能干,而顾典的父亲顾知行,也是同样积极上进。

可天不遂人愿,顾知行听朋友劝,在什么也不懂得情况下,竟做起包工程的活,结果赔了个精光,抛下许欣,潜逃偷渡去了国外。

至今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

顾知行走后,许欣发现自己怀孕,手足无措的许欣,再经过思量再三后,还是留下了顾典。

日子一晃八年过去了,许欣带着顾典住在一间老旧的北京四合院里。

也算是,吉人自有天相,日子虽然清苦了一些,但总是好运常来。

可这好运,哪有天天有的,顾典记得很清楚,八岁那年,大雪纷飞的天气,医院打来电话,母亲去世了。

后来,她就被当成瘟疫一样被人嫌弃,躲避,直到顾景的父亲顾向阳的出现。

也就在这年,八岁的顾典,见到了十五岁的顾景。

听说,顾典只比顾景晚进顾家两天。

因为顾向阳,曾经抛弃过顾景,他的亲生儿子,不知什么原因,又再一次被接了回来。

初见那天,顾典记得很清楚,她跟着保姆推开顾家大门时,第一眼就看到一个长发要过肩的少年。

一身简单休闲的运动装,冷白皮的脸蛋,精致的像是雕刻一般。

“这个小哥哥,好好看。”她对一旁保姆赵姨夸赞道。

赵姨告诉她,“这是你顾伯伯的儿子,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。”

“哦”顾典摸了摸后脑勺,蹙了蹙眉,随即甜甜的笑了起来。

她小跑过去,围着站在沙发旁打电话的顾景转了起来。

“滚,丑八怪。”顾景让这个突兀蹦出来的丑东西弄得心烦意乱。

“老家伙,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个脏丫头,真TM的恶心。”顾景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。

恶心?脏丫头?丑八怪?

顾典停住脚步,他即使什么也不懂,也是知道恶心是什么意思,也知道丑八怪是什么意思。

赵姨见状,一把拉过顾典,眼下这孩子,兴许几日没人管,的确脏兮兮的,她想将她带到楼上洗洗,换身衣服,却被顾典躲开。

“我不是丑八怪,我也不恶心,我叫顾典。顾典……”顾典气势汹汹,双手叉腰,她从小就被胡同的叔叔伯伯阿姨奶奶的夸是小仙女,她才不是丑八怪。

也不恶心人,她是甜心,妈妈心中的甜蜜果。

赵姨诧异的眼神看着顾典。

顾景放下电话,目光冷冷地看向顾典,似乎是要再确认一遍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顾典……照顾人的顾,中华典籍的典,我长大了,是要成为伟人,保护国家的大英雄。”顾典撅着小嘴自豪无比的说道。

现在想来,当真可笑至极,幼稚愚蠢。

“丑八怪,以后离我远点,不然……见你一次,打你一次。”顾景眼里的厌烦,简直快要将人淹没。

就这样……两人的初见,并没有各自留下好印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淘沙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ianbofeed.com/books/38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