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道宗师(江小川,江满天)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无道宗师

小说:玄幻

作者:草船借个贱

简介: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少年江小川天资魔体,为天地不容,苟活十六载,终是亲人丧尽。无奈,修得剑体,一剑在手,天下可屠,不为天不为地,只为活命。

角色:江小川,江满天

无道宗师

《无道宗师》免费阅读

清州,周国的某一处山峰上,两位老人立于山尖,二人皆穿长袍,一人黑袍,一人白袍。黑袍老者,鹤发童颜,仙风道骨,只见他微微一笑,看着身边的白袍老者,

“悟道兄,此间天气异象,恐怕祸事不远矣。”

白袍老者闻言,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滚滚乌云,脸色铁青,嘴角微微颤动着,

“我早就劝宗主将这一脉给断了,他非不听我的,到如今,引来这祸事,岂不是咎由自取?”

黑袍老者,闻言,笑了笑,

“你莫要多说,岂不知福兮祸之所依,福兮祸之所伏。我等且看看他能翻起什么大浪来吧!就算,他搅得天昏地暗,还不是有上面那位嘛?哈哈哈”

白袍老者闻言,脸色稍微缓和了许多,

“走吧!”

言闭,二人化作两道光芒,一黑一白,消失在天际。

……

清州周国,庐陵城南部,一座小村庄外,平阳湖边,一名老者,衣衫破旧,身形消瘦,两眼倒似鹰眼一般,死死地盯着远处的山峰,接着他又看了看身边的鱼竿,只见鱼漂突然一沉,老者猛地将手一抬,他面前的湖里,立马扑棱棱了起来,一尾大鲤鱼在水里拼命地挣扎,搅得平静地湖面顿时波浪滚滚。

“爷爷,上鱼了吗?”

这时候,一声清脆中夹杂着些许沉闷的叫声从老者的背后传来。

老人闻言,眉头紧锁,低声道,

“嗯,这条鱼不小,你往后去些,爷爷要与这巨物打几个来回!”

老人说着,并没有回头,因为,他知道这时候溜鱼必须得全神贯注,更何况,他可不想在这个小孙子面前丢面。

“砰!”地一声,沉闷地声音从水里传来!

“哎,还是让这孽畜跑了!”老者叹了一口气,看着湖里翻身离去地大鲤鱼,脸上有些沮丧。

“没事的,爷爷,我们还有些米,今天就不钓鱼了。”孙子笑嘻嘻地说道。

老者闻言,看了看他,

“川儿,今天是你的生日,爷爷答应过你,给你钓一条鲤鱼作为生日礼物给你,岂能食言?你站在这里莫要乱动,爷爷去去就来!”

老者说完,深吸一口气,纵身一跃,没入湖中,湖中掀起一阵巨浪后,渐渐归于平静。

小孩江小川,今天十六岁了,不对,过了今天就是十六岁了,在这庐陵城江家下辖的一个小村庄里和爷爷相依为命。

小川与别的孩子不同,这孩子一出生就是一副病恹恹的,爷爷江满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他来到这里地,在他地记忆里他没有爹,没有娘,他也曾问过爷爷关于爹娘的事情,可是,爷爷每次都跟他说一句话,

“你现在还小,等你长大些,爷爷再告诉你不迟!”

村庄里的小朋友不愿与他玩,因为他就是个病秧子,废人。在这片以习武为荣的大陆上,没有灵根,就无法研习武学。而这里的孩子一出生,就会自带一些灵根,金木水火土,五行灵根其中之一。

江小川跟着爷爷来到这里,六岁的时候,村长让他去庐陵城测试灵根属性,结果,大跌眼镜,这个小家伙竟然没有灵根。在庐陵城几百年的历史长河里,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废物。

于是,江家把江小川和爷爷贬为一般以下的臣民,说白了,就是给你一块地,自身自灭吧。江家人也从未把他们当作家族的人,所以,江小川和爷爷,一直受人排挤,欺负。

江小川缓缓地坐在地上,因为,就站了这么一刻钟,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。

他气喘吁吁地看着湖面,眼神里满是焦急。这时候,他地身后传来几声欢快地笑声,

“哎,你看,那不是全庐陵第一废物吗?哈哈哈,我们过去捉弄他一下,嘿嘿嘿!”

其中一个小男孩,笑声地跟着身边地几个人说道。他的同伙,认真地点点头,一个个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江小川虽然身体上没有灵根,身体看上去也是虚弱无比,但是,他的听觉,嗅觉和视觉却是超乎了正常人的好几倍,所以,尽管刚才那个小男孩声音压地极低,他们的对话还是被江小川听了进去。

“去!”,小男孩大喝一声,突然出现在江小川身后五丈外,他猛地一下,从地上暴起,将手里的一块木棍直接向江小川后背飞去,这一棍蕴含着小男孩八成的力道和灵根之力。

轰隆一声,江小川连人带棍一下子被打进了湖里,湖里瞬间像炸开一般。

江小川吃劲地从湖里站起来,眼神冰冷地看着对面捉弄他的人,嘴角一抹鲜血慢慢溢出。

“哈哈哈……弱鸡!”岸上的几个小男孩笑得前俯后仰!

面对小男孩的嘲笑,江小川缓缓低下头,因为他现在除了愤怒外,连举起右手的力气也渐渐地没有了。他这种感觉已经不是一次了,每次他想用力拿东西或者干什么的时候,一种无力感便席卷了他的全身。说他手无缚鸡之力,这一点也不假。

就在这时,湖面突然炸开,一个老者手里抱着一条大鲤鱼从水里一跃而出。

众人将目光转移到这个满脸微笑的老者身上,江满天浑身嘀哒哒地在往下滴着水,怀里地鲤鱼似乎此刻也明白了什么,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。

“川儿,你怎么……”

江满天说到这里,突然停下来,他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“哈哈哈,老东西,你想与我们过两招吗?为你这废柴孙子出口恶气啊?!”一名年轻人在对面轻蔑地说道,态度傲慢至极。

他们之所以傲慢地对待江满天爷孙,那是有道理的,在他们的眼里这两人根本就不算是江家的人。

就算他们此刻杀了这两人,家族也不会怪罪他们,顶多骂了他们几句话而已。

江满天转脸看了看满脸委屈,目光充满愤怒的江小川,轻轻地将怀里地大鲤鱼放回湖中,轻轻拍了拍湖水,淡淡地说道,

“回去跟老家伙说一声,谢谢他了。”

鲤鱼慢悠悠地绕着江满天游了一圈,然后对着江满天突然吐了一口水,接着一个声音在江满天的脑海中出现,

“呸,老不死的,早跟你说放弃这个废物,你就是不听!”

江满天满脸苦笑,转眼看向对面的几个年轻人,然后缓缓来到江小川身边,一把将他拉上岸,

“川儿,莫怕,爷爷在这儿!你要记住,这世间,就是这样,你强,他人敬你,服你;你弱,他人就会欺你,侮你!”

江满天说着,用他湿漉漉地大手摸了摸眼前这个少年地额头,这时他才发现,他守护十六年的毛头小子,此刻已经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,只是他这蜡白的脸色,让他揪心不已。

江小川,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接着,他再次收起目光,眼神冰冷地看着对面地几个挑衅的年轻人,

“有什么事,冲我来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草船借个贱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ianbofeed.com/books/38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