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凌光,顾书逸《重生后,暴躁帝姬和死敌恋爱了》在线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重生后,暴躁帝姬和死敌恋爱了

小说:宫斗宅斗

作者:嫣凉然

简介:凌光,天舒国小帝姬身兼护国之责,年幼征战,一身热血护国,却因错信爱人,被太子兄妹迫害,凌虐致死。死后怨气冲天,难入地府,阴差阳错间得以重生。重生一遭,看她如何斗恶斩小!毁渣男恶女!前生,她因王位被害惨死,那好,今生便轰轰烈烈抢个龙椅坐坐!谁说女子不如男?本殿,皇权、男人,全都要!

角色:凌光,顾书逸

重生后,暴躁帝姬和死敌恋爱了

《重生后,暴躁帝姬和死敌恋爱了》免费阅读

城池大破,战士们滚烫的鲜血伴着妇孺地惨叫,满目疮痍的国土,触目惊心……而此时,金銮殿高高在上的帝王震怒,喝道:“看看,你做得好事!”

满身伤痕的女人平静看了一眼四散的书信,抬眼直视君王,血海里爬出来的人怎能被小人污蔑。

“儿臣,未曾做过。”她腰杆挺得笔直,如同往日。

“没做过?这都是从你宫里搜出来的,信中难道不是你的字迹!你的印信!”

“字迹可仿,印信……被偷了。”

听到此处,君王气得大笑起来,“你凌光帝姬,勇冠三军、万夫莫敌,谁人能进你身!死到临头还言辞狡辩,罪加一等!”

印信被偷这种荒唐的事听来,连自己都觉得可笑……

“七殿下!”那日,军营外,一身白月袍的男子气喘吁吁地站在面前。

“殿下,我……“顾书逸从来都是风度翩翩的,哪里会有这入目的窘迫。

“凌光……我心悦于你!”

顾书逸,她爱慕的男子,不嫌她粗鄙,不觉她叛道,在那一日吐露爱意,她大喜若狂地依偎着他,高兴之余竟连印信丢了都不曾发现。

她心中冷笑,原来……口腹蜜剑也能是穿肠毒药。

“儿臣未做过之事,何从认之。”

帝王眼中满是猜忌,怒声道,“桩桩件件摆在眼前,你还在狡辩,你泄露情报,通敌卖国,真以为那南渊王会扶持你上王位!”

“你一个女子不好好刺绣娟花,学什么男儿志在四方!你的四方是要篡位不成!一个女儿家成天舞刀弄枪与军中男子厮混,不知羞!恬不知耻!”

昔日的夸奖,变本加厉的成了辱骂,凌光疲惫地闭上了眼。

城池中,孩童妇孺的惨叫声声入耳,道道热流,血如泉涌。

血雾漫天舞,哀嚎遍地窜。

不行!

总要有人替他们讨还公道!

眼中精光顿闪高声道:“父王,儿臣要参奏一人。”

女子突然言词狠厉起来,视线直钉在太子身上,满朝文武无人敢置一词。

“皇妹,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!”

“父王,儿臣要参太子诬陷,以一己私利害一城百姓无辜惨死,害得我军中兄弟,沙场陨命,可怜我岳林军勇猛无畏,却遭歹人出卖战死沙场,此冤不平,将士忠魂难安!”

“皇妹,如今人证物证具在,你莫要再胡说八道了,你若悔过,我等还会奏请父王,念在往日情分留你一命。”

“留命?”女子冷笑一声,索性站了起来,带得一身盔甲噼啪作响,帝王与太子皆惊,齐声喊道:“你要做什么?!”

凌光自知已无退路,可场场血腥,还历历在目。

“国仇家恨,不能不报!”帝姬大喝一声,沙场上磨砺出来的杀气,足以叫人胆战心惊。

太子见势不对,当即冲到陛下面前大喊一声,“凌子衿,你要弑君不成!”

陛下一听,顿时在龙椅上如坐针毡:“逆女,还不束手就擒!!”

“来人,还不护驾!”太子大喊突然发现有什么正凌空劈来。

抬头一看,一道人影形如鬼魅,一掌劈下,太子窦然倒地,握着腹部在原地痛不自持。

凌光站在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。

“凌叡,凌子轩!你贵为一国太子,不学治国之道,整日与谋士厮混在一起,尽做那些算计手足的腌臜事!甚至还因这个不起眼的皇位,用百姓将士的血肉为你铺路,德不配位,必有报应!”

“凌子衿,这可是金銮大殿,你要在这里放肆吗!你到底有没有把父王放在眼中!”凌睿是个没种的,没有皇后外戚扶持哪里能稳坐储君位。

凌光想来,天舒国的未来要交到这等心胸狭隘之人手中,便怒从心来,目光如炬,有个想法涌山心头,国家存亡、百姓安乐绝不能交到这种人手里!

凌光勾起唇角忽得冷笑,卯足全力一脚踢在了太子殿下的裤裆之上,直直把人飞踹了出去,凌睿顿不能起,面色铁青地握着裤裆说不动一字。

天舒王一看惊怒交集,大吼一声:“逆女凌光,目无王法、谋害手足,拿下!给本王拿下!!”

统御率众,把凌光帝姬压在了金銮殿上,两把长枪重重地压在背上,手不能动,肩不能抬,凌光不做反抗,低头伏在大殿之上,心中染起悲凉。

为国为民,自当死而后已,可如今却被小人以阴谋害之,不忿!不甘!

“帝姬凌光,通敌叛国,贬为庶人,三日后,赐死!”

侍卫无情地把她从地上拽起,拖出大殿,她永远记得当她被狼狈拖拽,那太府寺卿顾大人的脸上,从始至终带着的都是那张近乎冷酷的面具,冷漠,不屑一顾的。

年少情深,竟成了把一剑封喉的利器。

三日后

“皇妹,不应是庶人凌光。”凌光瘫坐在地懒得看他。

凌叡看她死到临头依旧不改那目中无人的死样子,又想起因她重伤,害得自己从此与王位无缘,怒上心头吼道,“给本宫打断她的四肢!”

凌光眸色一暗,眼睁睁看着侍卫靠近,拿起剑柄狠狠得敲向了膝盖,钻心之痛骤然袭来。

她并非不想反抗,而是她的好父王!

恐她叛逃,日日给她下药,让她昏沉无力地任人宰割……

“你倒是有骨气!”凌子轩看着她一条耷拉着的腿身心舒畅。

“还未恭祝殿下封土拜候。”

闻言,凌睿猛得一颤,一巴掌直接甩了过去:“要不是你伤我!我何至于此!!”

凌光趴在地上大笑起来,擦去嘴角血迹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:“是啊,国家未来的王怎么能是一个,生有不举,子嗣断绝之人呢!”

“贱人!!”

“还愣着干什么?给我打,往死里打!!”凌子轩看着被凌虐的人,握紧了拳头,要不是她,要不是她的那一脚,怎么落得这不人不鬼的模样。

该死,真是该死!

凌光看着躺在地上抽搐的人,忽然说道:“怎么说都是兄妹一场,哥哥好人做到底,告诉你件事。”

凌睿走到了凌光身边,一把拽起她的头,语气尽显恶毒。

“你的副将知道父王要将你赐死,带着幸存的岳林军闯进了金鸾大殿,只为保你一命。”

闻言,凌光大骇。

“他们!”

“你猜结果怎么了?”

凌子轩甩下人,大笑着一脚踩在了她的头上:“陛下的军队不听命于他,却为了个叛臣贼子堂而皇之地大闹金銮殿,蔑视皇威,你说陛下惊不惊恐?”

“不!”

“陛下龙颜大怒,当即下了死令,岳林军与首将罪犯通敌,九族尽灭!你的岳林军没了,每颗头颅都挂在城门口示众,那场面,真真是壮观那~”

“不,不能这样!我要见陛下,我要见陛下!”都是堂堂七尺好男儿,个个忠肝义胆,怎能因着自己而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……

“王兄,同她废什么话,还不送她上路。”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。

凌光抬头微愣:“凌宜?”

少女手中挽着的正是昔日恋人:“顾书逸,你们?!”

四皇女低垂着眼望着她,浅笑盼兮,挽着男子语气颇为暧昧地说道:“书逸哥哥,她好想还对你余情未了啊。”

“不过是个歌姬的女儿,看一眼便觉得恶心。”简单的字符拼凑成一副见血封喉的剧毒。

凌光嗤笑道:“顾大人既然如此不待见我,又为何要屈尊降贵的讨好,我确是歌姬之女,那你呢,出身世家、自诩经纶满腹,便整日端着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态,睥睨一切。”

“不过是个沽名钓誉之辈罢了,假清高些什么,还不是折于荣华富贵之下,你这种人,死后是要下地狱的。”

“胡说八道!”顾书逸还未动气,四皇女便忍不住,一脚踹了过来骂道:“小贱人,谁给你的胆子咒骂本殿的人!”

“殿下,不过是个将死之人,何必为她动气。”顾书逸冷冷地说道。

“你心疼她!”

凌宜突然质问了起来:“本殿偏要她生不如死!”

四皇女望着凌光的脸,阴阳怪气起来:“怎么说,也算是个美人,死都要死了,王兄何不便宜了你那些手下。”

“你母妃是个以色侍人的东西,你这个做女儿的也该好好学学,下辈子记得长点心,投个畜生道,跟我争,你不够格。”

在凌宜的大笑声中,侍卫们带着奸笑走了过来。

“哈哈哈哈!”地上的女子大笑起来,脸上满是血泪,活像个恶鬼,她低沉着声音说道。

“你们可要苟着性命,好好活着。”

“且等着吧,我会带着地下数万冤魂,前来索命!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嫣凉然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ianbofeed.com/books/331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