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豪门危情:顾总的金丝雀》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豪门危情:顾总的金丝雀

小说:现代言情-后爱

作者:寄愁心

简介:他是蓉城呼风唤雨,人人都想攀上的高枝。她是芸芸众生最渺小的那一个。一场精心的狩猎,她陷入这场豪门的盛宴。顾祁深抬掌,抚上她盈盈一握的纤腰,一寸寸向上游走,“慕安,如果不是求我,你还打算去求谁。”这场交易她视为耻辱,却要曲意逢迎,他也权当游戏,另有美丽的未婚妻。受尽欺辱,还是没能守住自己最在意的人。交易结束,慕安走得潇洒 ,却不想回头就搅了他的婚礼,笑容天真而无辜,“顾先生你要当爸爸了,开不开心?“

角色:

豪门危情:顾总的金丝雀

《豪门危情:顾总的金丝雀》第1章 深夜掳获免费阅读

夜幕降临到这座城,霓虹一簇一簇被点起,褪去了白日的严谨,在此刻变得鲜活起来。

灯火通明的豪华别墅之中,慕安从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转醒,映入眼帘的是令她陌生的屋内摆设。

她仔细一看才知道自己是处在一个怎样奢华贵气的房间里面,头顶吊着繁复水晶灯的灯光打下来照得整个宅子如同宫殿,皮质亮泽的沙发,烫金大理石的茶几,身边彷佛随手拿起一件摆设都贵重无比。她眼睫抖动,一种强烈的阶级被打压感油然而生。

一个打着发蜡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女人出现在她面前,眼神是连她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都柔和不了的冷漠,“慕小姐,你醒了?”

慕安动了动僵涩的腿,缓缓用手撑起身子从地上爬起来,她问,“你是谁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“这里是顾家别墅,少爷在等你。”女人板着脸,依旧是一副冷漠的表情。

顾家?

这个姓并不陌生,她甚至猜测到了自己被掳到这里的原因。

慕安的脸色当即变得煞白。

见她没做声,女管家再次提醒,“慕小姐,少爷在等你,请跟我来。”

说完,也不等她回话,当即拽着就往外面走,这样子哪像是请,分明就是把她当成了牢犯。

她初初才醒,并没有缓过神来,此刻被拽得跌跌撞撞,“放开我行吗,我自己会走。”

女管家并没有因为她这句话而停下,只是回头公式化解释一句,“这样会比较快,少爷已经等很久了。”

女管家不说还好,一说慕安强忍了一整天的酸涩就涌了上来,冲她喊道:“他等多久和我有关系吗,你们把我带到这儿来经过我的同意了吗?”

她被踉跄着拽上二楼,上楼梯时还险些跌倒。

“你姐姐带走远程的时候有经过我的同意吗?”一道悠冷低沉的声音从面前的那扇门里传出来,她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一把推了进去。

门砰的一声在她身后关上。

慕安努力站直身子,这才看清房间内的布局,以及坐在书桌面前的那个男人。

矜贵挺拔的男人站起身,隔着一段距离,漠然道:“慕小姐,我说过我们会见面的。”

水色的眸光此刻颤动了下,她努力平复了呼吸,别开了眼,不想看他。

顾祁深睥睨着面前的女人,眼底是潜藏着的危险。

“慕小姐,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他把玩着手里那个装着红酒的高脚杯,转了一圈,又补上一句,“我耐性不够好。”

慕安不得不去看他,从第一眼见到,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很危险,她已经尽量躲着他,没想到还是要跟他扯上关系,她压下内心的恐惧,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点。

“顾先生,我说过了,我并不知道。”红红的一双杏眸,像个受惊的小鹿。

顾祁深不动声色,铁青的面色带着哑然,不过也只是一瞬。从第一次在那个宴会上见到她的时候,他承认就是因为这双眼睛,他是打算息事宁人的。

“我记得很早之前,我就警告过你姐姐,你们是拿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?”

他已经压着温怒,顾祁深做事情一般都会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这是第一次,事情超出了他的意料。

“据我所知,慕妍希跟你关系很好,她做了这么大件事,会不跟你说?远程从来没有叛逆过,自从认识了你姐姐,他开始屡次顶撞父亲,忤逆父亲的意思,现在居然直接跟着你姐姐私奔了,难道我不该来找你?”

慕安静静听完这段话,心里已经凉得透顶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,她要私奔我不知道,她要跟谁私奔我也不知道。顾先生,究竟我要怎么说你才相信我?”

“我以为上一次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不要再来招惹远程,上一次是对你们最后的宽容。”他一步步逼近她,高挺的鼻中溢出一声冷哼。

慕安被他逼到墙角,眼看他原本垂落在身侧的右手缓缓举起。

她下意识偏头闭上眼,想象中疼痛并没有袭来,她睁开眼看见那只手摊开在她面前。

“拿来。”

她疑惑,“什么?”

“把手机给我,我要检查。”

一丝戒备,陡然生出。

慕安把装着手机的衣服口袋往身后藏了藏,没有说话,但是态度是明显的拒绝。

顾祁深凝视着她的口袋,莫名蹙眉,冷下声音,“拿出来,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。”

他带来的压迫感太过强烈,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无法正常呼吸了,她努力吸了吸气,清了嗓子,开口还是拒绝。

“顾先生,手机属于个人隐私,任何人都不希望自己的隐私被人偷窥不是吗?”

她说这话时,顾祁深一直盯着她的表情,冷峻的眸子微微眯起,他没有看别人隐私的癖好,但是却倏然敏感的察觉到她眼神里努力掩盖的那抹惊慌。

她在心虚什么?

呵,他并不是征求她的同意,她还真的挺把自己当回事儿?

下一瞬,他一把就把她摁在身后的墙壁上,抬手就往她衣服口袋的位置探去,慕安的挣扎变得激烈。

“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,你到底在发什么疯?!”

他已经拿到她的手机,单手把她双手反剪在她身体背后,而她纤瘦的身体被扼住在他怀里动弹不得。

她的手机没有密码,所以很容易就可以搜寻自己想要的信息。

顾祁深冷眸挨着扫过她屏幕上的内容,但是无果,就像她说的,可能她并不知道。

下一秒,寒光一样的眸子突然射向她——除非她删除了。

“你看够了吗!不只是你着急,我也着急,她去哪儿了我不知道!我也在找她!顾家不是在蓉城都能够呼风唤雨吗,怎么连两个人都找不到?”

慕安拼命挣脱想从他手里抢夺出手机,情急之下抓起那只在她面前的手,张嘴一口使劲咬下。

这一咬她用了十足的力气,他吃痛甩开她,那只拿着手机的手猛然狠狠砸向墙角,”砰“得一声,屏幕应声而裂,之后黑屏。

他面色铁青,额角的青筋隐隐暴起,他低头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,一字一句,几乎咬牙切齿,“很好,那你就好好给我待在这里,她什么时候联系你,你就什么时候走。”

她抬眸,怒视着他,“凭什么?你这是非法拘禁!这是犯法的!”顾祁深一把扯开她,把她推在旁边的椅子上,她后腰被重重一撞,一瞬的剧痛让她没忍住低吟出声。

“犯法的事情我做的还少吗,需要我一件一件细说给你听吗?”他冷冷瞥她一眼,扣上自己衬衫上精致的袖扣,“什么时候想清楚再来找我,我没有时间和你耗下去。”

慕安心想,有时候衣冠禽兽和禽兽不如只是穿了一件体面的衣服。

说完他径直走出来,大门在她眼前闭上,一同被关在里面的还有她自认为可以逃脱生天的心,她手脚并快扑过去,发现门被锁上了。

她急切的拍着门,盼望屋外的人有一分一毫的良知,“放我出去!你们不能这样。”

可惜,门外无人回应。

这座宅子里的人都和它的主人一样,一样的冰冷无情。

时间已经指到夜晚十一点了,她已经出来整整一天,手机也被摔坏,这会儿妈妈联系不上她,一定会很担心。

她想到这儿,又开始使劲拍打那扇厚重的木门。

她没有说谎,她确实不知道慕妍希去哪儿了,她只记得那晚慕妍希回来得很晚,她那天去做了兼职,很累都已经睡下了,姐姐还进她的房间帮她掖了被角,心疼的告诉她,钱的事会一起想办法,不会让她一个人那么辛苦。

她乖巧的应下,让姐姐第二天早上早点叫她,她想自己煮点红薯粥给妈妈送过去。

结果第二天早上,慕妍希就失踪了,电话先是还能打通但没有人接,后面就直接是关机。

顾家的人在医院找到她的时候,她才知道,慕妍希和顾远程私奔了。而顾祁深一口咬定她知道实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寄愁心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ianbofeed.com/books/7608.html